买一份惬意回家

录入:水争  www.hszxw.gov.cn   2008/11/18  人气:2471

韩耀刚

生活在都市里的现代人对集市似乎很陌生,现在物质丰富到了一定程度,随便在什么地方,都有各式各样的商场、超市,货物琳琅,只要口袋里有钱,尽可以买一份惬意回家。

但在二十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却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商场、商店只有国营的那么几家,商品主要以生活必需品为主。那时候生产力水平低,物质匮乏是一个方面,防止个别人致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极左路线的错误指导才是问题的结症。在上个世纪实行计划经济的很长一段岁月里,人们的衣食住行以及购买各种生活用品,都离不开票证。那时,居民们购买粮油,要用《城镇居民粮油供应证》,并到专门定点的门市部排队购买。外来人员或粮户关系不在本市的暂住人口,购粮须用粮票。粮票分为全国通用粮票、军用粮票和地方(省、市)粮票。每使用10斤全国粮票购粮,可供应油脂一市两。买煤炭、煤球、蜂窝煤要用《城镇居民煤炭供应证》,并分片区到煤建公司供应站排队购买。买布料、购衣服、针棉织品及被单等要用布票,买肉类、油类、豆腐、糕点、糖、茶、烟、酒、火柴、煤油、肥皂、洗衣粉、甚至缝衣线等等都要用购物票。

购物票又被称为号票,因每张购物票都分别印有1至60号的阿拉伯数字,每个月由县商业局写出通知,本月×号票购买什么食(物)品、供应数量、供应时间及购买地点,末了,还特别注明:到×月×日止,过期作废,遗失不补。记得我六七岁的时候,跟母亲去副食商店买豆腐,不是现在吃的纯豆豆腐,而是豆饼豆腐,很粗糙的那种,买了足足一大铝盆,在路上歇了几歇才端回家。为什么买这么多?每人每月只有一块豆腐,几家凑在一起,这个月张家买,下个月李家买,买一回值个儿。豆腐多是多了,问题也多了,吃不了放馊了也舍不得扔就用盐腌上,时间久了只好吃“臭豆腐”了。出门不管多远,千万不要象现在这样,只记得带钱就行了,没有粮票“寸步难行”。有一次父亲下乡没带粮票,办完了事到了中午,在饭店、食堂都买不到饭吃,只好饿着肚子骑车往回赶,实在挺不住了只好到附近的老乡家去买黄瓜充饥,就差没讨饭了。

那个时候,人们都很穷,没钱,但即便有钱也买不到东西,别说买惬意了。我父亲是军人,一年难得回一次家,奶奶在父亲探家时总想给他弄点好吃的。猪肉难买,听说集市上有一个人在卖马肉,就兴冲冲赶去,一个人“鬼鬼祟祟”地在市场的一个角落偷偷地卖马肉,奶奶买了几斤,刚要付钱往家走,几个戴袖标的市场管理人员跑了过来,连人带肉都带走了,还把奶奶手上的肉也抢走了。奶奶摔了个跟斗,悻悻地回了家,把这件事跟父亲说了,父亲骂他们是“胡子”、“土匪”,对这件事总是愤愤不平。

人生往往是富有戏剧性的,躲什么来什么,恨什么来什么,让人啼笑皆非。1964年父亲从部队转业到地方,恰恰被分到了工商部门,而且安排到市场管理所工作。父亲很懊恼,半年没去单位报到,还托人要换换单位,后经领导几次动员说服才别别扭扭上了班,却也是整天无精打采。

父亲每天拎着一个长方形的帆布兜上班,里面放着面额五分、一角的管理费小票、扣留单和圆珠笔。那时候看工作成绩决不看你收了多少管理费,收多了是毛病,要挨批评,主要看你扣了多少东西,割了多少条“资本主义尾巴”。市场上让出售的物品仅局限于农民自留地的农产品和一些手工产品,至于棉麻、农资,谁也不敢卖,那简直就是在“贩卖军火”。市场在那个年代,萎缩在人们的视野之外。

父亲撵、扣、罚的工作自1964年至1978年,十四年中,作为工商管理人员,他在为“搅黄”市场不遗余力地工作着,真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情况似乎在1979年的那个夏天有了根本性的转变。当时父亲在牲畜市场工作,据说要在这里赶“哈尔套大集”,也叫“社会主义大集”。哈尔套是辽宁彰武县毗邻内蒙古的小镇,是哈尔套“人民公社”所在地,地处偏僻,交通不便。每年从内蒙古刮来的季风,裹着大量流沙东进,使得本来贫瘠的耕地,沙化越来越严重,年逢春夏少雨干旱,使得百姓历史的贫穷。没有办法,农民们只好通过做些小买卖维持生计,“一刀切”地把农副产品拿到大集上买卖。当时,在“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口号倡导下,“哈尔套大集”被树为“割农村资本主义尾巴”的典型,遭到取缔并受到批判。文化大革命结束后,198212月哈尔套大集又恢复起来,于是各地的市场渐渐复苏。黑山的那场大集持续了整整半个月,河南、河北、山东、内蒙古、黑龙江等省区都有车辆到这里买卖或参观。布匹、服装、鞋帽、日用杂品、家用电器摆满了市场,还有卖港衫、太阳镜的,我就是在那次大集上听到了不同于耳熟能详的革命歌曲的旋律,而且死死地记住了一个人的名字——邓丽君。她的歌声伴随着几代人走过了他们的青春,人们在她的歌声中勇敢地穿起了港衫、喇叭裤,戴起了太阳镜,世界的色彩渐渐地丰富了,美开始洋溢在中国人贫血的脸上。

由于父亲在工商系统工作,我的哥哥、姐姐们也都陆续分配到工商部门,他们的工作与父亲当年的工作截然不同,建设集贸市场,维护公平竞争是这一代工商人的主要职责。市场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承载着时代的富足与斑斓,彰显着巨大的活力。

1992年的党的十四大上,正式提出建立和完善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构想。这一革命性理论的提出,对此前已经实行40多年的、一切“依计划行事”的做法进行了彻底的改革。此后的16年中,以市场进行资源配置的方式,深入到了中国国民经济的各个层面,市场成为调节国民经济的杠杆,整个中国成为了一个大市场,整个世界成为了一个大市场。

看到了30年的巨大变化,享受着精美的商品和周到的服务,我都会想起已故的父亲,想起30年前听到的那首并不铿锵的歌,然后提起精神,走进繁华的商场或熙熙攘攘的市场,放松心情,卖一份惬意回家!

                                    
返回】 【顶部】 【关闭
免责声明:如本网站某部分内容有侵权嫌疑,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本站不为此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
Copyright @ 2018-2010  黑山政协网@  版权所有

网站浏览:   辽ICP备08105000号